历史

行动开始(1 / 1)

推荐阅读:

范思辙赶紧解释:“哥,哥,这个我是真不知情,这都是袁梦一个人操办的。”

“你自个儿的买卖平时自己不来?”不是一砖一瓦,一草一木都出自你的手笔吗?被人吃干抹净还傻乐。范思辙只好老实交代:“我只有查账才过来,平时我也不过问。我又不喜欢唱跳”。他又跑回桑文身旁:“我问你,桑姑娘。那这个地儿,逼良为娼是真的吗?”

桑文点头:“嗯,人就关在后院。”这下范思辙彻底慌了神:“哥,我我我一定给你严查”

“您查呀?”桑文惊讶,您查也没人信啊。还不如恩人的法子,把身契还给她们或者毁掉,寻个好由头把她们送回家。剩下无家可归的,找些正经营生给她们做。

范思辙回答:“那可不我查吗,我被骗了呀,我也是受害者”。范闲看不下去,提醒道:“你是东家,你查说得清楚吗?”

“哎呦,你俩坐近点行不行?折腾谁呢”,范思辙坐在面前的凳子上,老老实实地听着哥哥的教训:“范思辙,能耐了是吧。一砖一瓦,一草一木都是你的,你的产业”。

说大话被揭穿的范思辙,此刻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:“哥,其实吧我承认刚才我说的,有一点点吹嘘的成分。”算了,正事要紧,回家再收拾你:“说吧,在哪儿雇的这个袁梦?”

“她不是我雇的”

“你不是东家吗?”

“东家不止我一个”

门外,昔年在车外提醒:“殿下,要到了。”李承平睁开眼,唇角微扬,拿起身边的小玩意儿,像是个还没长大的孩子。珍香楼上,秦时月站在窗边,用扇遮面:“好戏开始了。”云浅坐在桌边磕着瓜子:“小姐,小范大人会打三殿下吗?”

秦时月偷笑:“范思辙肯定会被打一顿,三殿下毕竟是皇子,想打可能不敢,但也可以被套个麻袋打,不被看见就行”。云浅喝了口水:“小姐,怎么感觉他们俩被打,你很高兴?”

“因为这打该挨”

“那干嘛还帮他们收拾烂摊子?”

“这些姑娘本就是我们这些人政权之争的牺牲品,事因我们而起,也应该由我们善后。况且,我也是女子,只是命好,生在高门显户。”

“那账本一定要拿到手吗?小姐不是偷拿了范少爷的印章吗?”

“他又去补办了个,所以还是趁此机会拿到账本为好。只要毁掉账本,再将姑娘们悄悄送走,便没有实证证明抱月楼是家买卖人口的青楼,但愿此行顺利”。

抱月楼外,一位蓝衣少年跳下马车,亮晶晶的双眸盯着袁梦:“咱们最近赚钱了吗?”袁梦歪着头:“自然是赚了”。李承平玩着手里的玩具往里走:“我就说嘛,赚多少?”

“大东家在里面查账呢,要不你跟进去看看?”太好了,又来一个,这下这账是查不出端倪了。

李承平一边说话一边打量四周,寻找秦时月的人,直到他看见一人端着一盆茉莉花在三楼处朝着自己点头,行动开始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最新小说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