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

硬件错误(1 / 3)

推荐阅读:

Joesanzoe

七月底,我们决定先回伦敦,给哈利小朋友过完生日之后,再回爱尔兰。

在南特庄园收尾种植工作的那天,Pika送来了Pomona教授写给我们的信。看到Pomona教授火漆印的那个瞬间我就觉得事情不对劲,因为这个温柔的草药学教授绝对不会因为今年夏天植物长得很好,就“大动干戈”的发一封越洋邮件给我。

不出所料。

她说霍格沃茨的温室出了点问题,一场突如其来的狂风裹挟着暴雨及冰雹,砸坏了温室天棚,第一温室直接塌了,海格正在重建,第三温室的龙血藤和叫咬藤伤得太重,很有可能保不住,第四温室的曼德拉草有点受冻,集体感冒,正准备着手治疗;好在实验温室状态整体尚可,种植架上损失不大,但低洼处积了水,单独养在干区的百岁兰被冰冷的雨水泡了个透。

我眼前一阵发黑,超速的心跳带来一阵持续的耳鸣,仿佛一列轰隆的火车贴着我的头皮疾驰而过。我摔下移栽了一半的苗盘,抓着信就往庄园屋子里跑。还没及跑到屋门口,就被一道缓坡给绊了一跤,偏偏南特前几天也下过暴雨,以至于我回到小屋时,整个人人像在泥浆湖里滚过一遭。

那种实验作物被野山羊啃了的憋屈感让我有点发疯。别的都好说,就连草药学的实践课程因此耽搁,教授都能换别的内容继续教学。可是,我的百岁兰!我还等着它这两个月长大些,好取材用于“山洞药剂”的分析和分离!这下可好,实验材料没了!

“尤兰达!西弗勒斯!”我感到自己气得手抖。

妈妈和西弗勒斯在工作台边写东西,见我突然一身烂泥的跑进房间,被我惊得一跳,“怎么?”

西弗勒斯皱了皱眉抽出魔杖,他的情绪安抚咒语甚至比清洁咒更早到达。

“温室塌了,”我深吸了几口气,稍稍冷静了一些,“霍格沃茨那边。”

“WHAT?”这下轮到斯内普教授一蹦三尺高。

“看信吧,比我说起来快。”我把沾着泥点子的信纸拍在桌上,胡乱抹了一把脸上的汗。“改签机票吧,今晚就回。这里反正差不多了。”

妈妈一目十行看完Pomona教授的来信,神色稍霁,大约是情况比她料想的稍好些,因此,她拍了拍我的肩安抚我道,“冷静些,我们是明天上午的飞机,Pomona已经在着手处理,我们不差这一个晚上。目前来看情况尚且可控。佐伊,你先去洗个澡。下午休息一下,收拾好东西。”

我搓了搓因为清洁咒而显得特别干燥的手指,胡乱的点了点头。

查尔斯导师拍了拍我的肩,绕过办公桌,往壁炉里撒了一把飞路粉,给还在英国的查尔斯阁下递了个口信——查尔斯的庄园终于开通了点对点的传话壁炉,但不能过人,为了保障安全。

对于查尔斯导师和西弗勒斯,我有一种接近本能的依赖和信任,就算天塌了,还有他们顶着,就算我闯了祸,至少还有他们帮忙,情况至少还有挽回的余地。

Torus帮我放了一浴缸水,我把自己鼻孔以下的所有部分都泡进了温水里。情绪剧烈震荡的时候,肾上腺素陡然上升,现在这股猛烈的情绪褪去了,我才意识到自己浑身肌肉酸痛,手掌和膝盖都有擦伤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最新小说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