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

第18章 软弱(1 / 2)

推荐阅读:

我开始了自小学毕业就没开始过的学习生活,起的比鸡早,睡得比什么都晚。

当然,不缺乏爸妈带我去参加的饭局酒局,每次回来后,我拖着昏昏沉沉的脑袋写着繁重的作业。完成它们的动力就来源于我写下的纸条:特种作战学院。

前面的日子过得太舒服,果然会出问题。我发现自己当兵后一切的一切都忽上忽下,难受后一定会舒服,舒服后一定会难受,就像脸上的痤疮,起来了一定会下去,然后再起来一个。

现在休假倒成了我的战场,这几个月在部队灯红酒绿的时光显得异常轻松。

休假快结束的某天,酒局过后我回到家看着堆成山的作业,无奈的摇着头,自言自语道:“我真是太久没学习了,这几个月在部队吃了睡,睡了吃。”

老妈对我说,这是因为你习惯了艰苦,你已经是大人了。

老妈总会这样,我摔了一跤,她就跟地上的香蕉皮打一仗。

我百感交集,并不想阻止她爱子心切的捧杀。

我看着老爸,他好像也在百感交集,感慨他的儿子的成长。

老爸对我说:“为什么要去艰苦的地方,在后勤舒舒服服的不好吗?现在尝到甜头了吧,看你现在胖的。”

我说:“你除了舒服,还能想到什么别的词么?”

他摇着头,失望地对我说:“你以为艰苦地区谁都能去?你要是去了,两年就要回家,到时候你没有编制了,吃什么喝什么?社会好混吗?”

我叹着气,冷静地说道:“社会不好混,自己的内心更不好混。”

他说:“你还是太年轻了,我年轻的时候和你一样,我不信你班长能让你去。”

我回忆起在天铭办公室和天铭的对话,对老爸说道: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,你有你的人生,我有我的。”

老爸对我说:“你总要活着吧?你总要有饭吃吧?”

我说:“最近社会上好像很流行炫耀贫穷。”

老爸对我说:“要不然呢?瘟疫刚过去,很多泡沫都破了,以前我们哄着自己上进,现在哄着自己知足。”

我问道:“你上进了吗?光哄着了吧?你拿出自己刷视频看电视剧的一半时间出来思考一下,未来的路该怎么走,也不至于需要哄着自己。”

他难得没喝醉酒,但还是生气了,拍着桌子对我说:“我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,你让我思考?”

“你应该减少哄自己的时间。”我说:“我在海岸过的很轻松吗?我心里不认可那个地方,我身体上还加着班,现在我想考学去别的地方!你们累,别人都不累?”

老爸沉默了。

我说:“谁不是从夹缝里挤时间?谁每天都闲的没事干琢磨赚钱?都是挣扎着生存,同时挣扎着赚钱,我以前也在工作中挣扎着训练!就我这性格,玩人情世故,现在还玩不明白”

老妈说:“哎呀,玩不明白你得学啊!可把我儿子累坏了,这部队,真烦人!”

我回答道:“每次穿上军装,我都会无比郑重,而不是心安理得!”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最新小说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