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

第17章 老新兵(1 / 2)

推荐阅读:

考核异常艰难,我的成绩相比从前一落千丈,即便我听到了大家的呐喊声,即便我还是以毫无悬念的第一名成功晋升为一级兵。

我像一只小狗,趴在地上嗅着八月份的泥土,那是我新兵生活的结束。许多人对我说,成功了以后只想休息,不想挥霍,所以他们转一级兵以后,只是像从前那样躺平和摆烂,这是他们对军队的怜悯,也是对一线部队兄弟的怜悯。

但是我却在挥霍,今晚我在奢华的食堂大口地吃着龙虾和鲍鱼,这些百分之九十九的军人吃不到的东西,对于我们这百分之一,只是家常便饭,我居然第一次意识到。

天铭拿起了刀叉,他对我说:“你何必呢……今天你跟个神经病似的。”

我嘲讽道:“我还以为我以前就是神经病。”

他发疯似的喊道:“兵王!哈哈哈哈……兵王!”

“神经病。”我嘟囔了一句。

他掐着我的脖子说:“说谁呢?说谁呢你!”

我连忙道歉,然后大口扒着饭。

他对我说:“这才对!该吃吃,该喝喝,该练练!”

然后他站起身,没有理会大家见鬼似的目光,径直走了出去,留下一桌丰盛的佳肴,向我展现着貌似是本该如此的浪费。

我每天都吃着新兵连一样的菜,在我看来这是为了我的理想,今天我给自己放了假。

邹烨辰退伍当天,向我展现了人之将走,其言也善。他对我说:“其实天铭每天都在别的桌子上陪着我吃一样的菜。”我很惊讶,这件事,全队没有一个人告诉我,更离谱的是我自己都没有发现。

但是那天,他只陪了一半。他展示的也不是什么浪费,而是抗议。

考核当晚那顿饭,让我吃到了甜头。于是我这个不老不新的家伙,便戴着一级兵的军衔,在理应艰苦的环境中过着安生的日子,我没有房贷没有车贷,没有生活支出也没有工作压力。我只需要起床和睡觉。

我的桌子上摆着数学卷子,带着邹烨辰曾经对我的期望,沉浸在夜夜笙歌之中。

天铭整理着衣服对我说:“我让你吃,没让你玩。”

我说:“人死了以后啥都带不走,同样是填补我内心的欲望和空虚,有什么区别?”

向上走,总有个理由,向下走,却有无数个理由。

天铭对着他的军装喊道:“兄弟们!他又不练啦!他怕啦!”

我说:“你神神叨叨的干啥?不是你让我别折腾吗?”

他说:“我在跟你看不见的人说话,他们让你起床!”

我知道这疯子经常犯病,于是我戴上了耳机。

应急演练期间,于忠对我们喊话:“差不多得了!打起来也是叫警察,就我们这帮人,真打仗啊,全死!看看你们有兵样吗?”

说完,他摸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,笑了。

然后作战演练就变成了篝火晚会,我们很默契地把盾牌抱在手中,戴着已经发霉的假钢盔,坐在地上聊天,心里想的是路过门口的人,都能看到我们根本不存在的艰苦。

对我们来说,坐在地上已经很艰苦了。

我已经完全适应了这个医院,我在这里的时间数倍于新兵营,但是我每次坐在夕阳下面,看着金灿灿的天空和红扑扑的云彩,总能想起那个在我身边的新兵营班长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最新小说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