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

第13章 野外(1 / 2)

推荐阅读:

十月一日,队长邹烨辰带着在外驻训苦力们回来了。

我还记得在七月份的第一阶段,我们在一个叫不出名字的荒郊野外进行驻训,到达当天,我们按照流程卸载物资,就在刚刚卸载完毕的时候,听到了邹烨辰的咆哮:“快!装回去!”

我们纳闷,卸了一个小时的物资,又要装回去?

“暴雨!”他指着我们身后,向我们跑了过来。

我们回头,只看到身后那座山的上空,已经被无尽的黑暗笼罩,无边无际的黑云像张牙舞爪的恶魔,接近着我们。

我们再回过头来,晴空万里。

大家疯了一样地把粮食、木床、马扎和锅碗瓢盆锁进车内,然后冲进友邻单位的帐篷里。

进入帐篷几秒后,天空的水龙头被打开了。

暴风卷着巨浪伴随着雷电,将夏天的闷热全部发泄了下来。

这是我有生以来见过最恐怖的气象,我们一百人坐在一个防水帐篷里,一些未经世事的大学实习生互相开着玩笑:“世界末日了。”

紧接着,外面就出现了两个人影。

不会是山贼吧?我想。

他们站在临时搭建的炊事区,居然开始生火做饭。

周运也跑了出去,要去帮助他们。

就这样,我们顶着暴风雨,所有人陆陆续续都出去了。

有的人负责搭帐篷,有的人负责做饭,有的人负责淋雨,有的人负责边搭帐篷边做饭边淋雨。

每个帐篷重达八百斤。我们需要搭建二十顶帐篷。

吃饭倒是不急了,就今天这种状况,是否准点开饭也无所谓了。

从下午五点,到早上八点,我们终于完成了驻训前的全部准备工作。

清晨,气温已经到了三十五度。

这片野地的特色就是不出太阳,永远闷在云层之上。阳光直射在云层中,无比团结的云层将热量分散,再闪耀着大地。

我们无处可藏。

我被分配到了炊事组工作,但我走的是螃蟹步。

七月份的我,因为大量的熬夜加班,体重已经涨到了一百六十斤,全身都浮肿得厉害,现在我的大腿根处和腋下,已经彻底磨破了。

对我这个乖宝来说,做饭是完全不会的,更何况用铁锹翻炒那么巨大的锅。

晚上,我们回到帐篷,我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因为在单位训练期间,处长的任务只有喝酒和喝酒,大家没有领头羊,也不敢擅自做主,更不敢打扰处长的兴致,尤其是“火山事件”之后。

果不其然,我们搭建的劣质帐篷已经被水淹了,变成了一个泥潭。

我在泥潭里脱下战靴和裤子,看着已经报废的两条腿发呆。

天铭教给我一个诀窍:“把花露水喷在磨破的地方,再铺上爽身粉。”

我想起来,花露水的成分好像是有酒精的,于是我喷了。

天铭,我谢谢你。

我的惨叫声和天铭放肆的笑声传遍了整个宿舍,被迫有难同当的老班长们看着我,在未来的几天,他们把我当成了一个老兵。

几天后,因为刘忠旋没有洗大米便开始熬粥,所以近百人食物中毒,于是都窜了。

处长管我们叫喷射战士,野外驻训变成了“肠道抗病毒训练”

作为炊事员,我很清楚炊事班是必须运转下去的,于是我捂着肚子去炊事班干活。

好家伙,原本热闹的炊事班,今天只有一个人,大家都不得不在医疗区“休养”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最新小说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