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

第7章 海岸线(1 / 2)

推荐阅读:

迷彩色的日历翻得太快,快到几年后想一想,嘴角会不自觉地上扬,然后发出一声轻叹。

我们的新兵营生活伴随着秋天的落叶,就要归根了。

我们这群落叶,现在最紧张的事情,就是被公布自己新的单位。

军部警卫团的领导们来考察新兵,每个班派出了一个人,领导认可,就能带走。

我是我们班派出的那个人。

金恒想都没想,说:“石坚去吧。”

我极为兴奋,传说中的军部警卫,听说参加演习的机会很多。

班里的战友们更兴奋了:幸好不是我去。

又是电视房,我们看电视,也是我们整顿的地方。

我们连队的十几名新兵站得笔直,每个人都要做自我介绍。

一班:“领导好,我叫……我想……参军是为了……我曾经……后来……虽然……但是……”

就这样,十几个人的自我介绍,变成了我们给领导们开大会。

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是领导。

到我了,我大喊:“我叫石坚!我要保家卫国!”

然后鸦雀无声……

我斗胆看了一眼,领导们都在笑。我心想,完蛋了。

下午,我们一边收拾着行李,一边等待着开会的通知。

今天已经是十二月二十四日了,明天就要下连队了。

班长们不再打新兵了,会抽烟的新兵在考核结束至今的两天时间内,抽了各班班长半个月的工资。

刘朋是个很能坚持的人,他挨再多的打,也依旧爱说心里话。

“谁要是去医院当兵,给我把袜子裤头都洗干净!穿着军装去夜总会,你欠所有人。”

他把警卫团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,现在他尽情地攻击着自己无法成为的人,我们都想这么喊,因为没有代价。这是张口就能得到的正义。

毕竟这三个月的生活,让我们养成的最大习惯,就是睡觉前踌躇满志,早起在走廊叠被子时,摆烂在铺平的被子上,想着,过两分钟再叠。因为我们总记得这句话:听说可以在医院里当兵。

医院兵怎么训练?绕着病床跑圈吗?

“咱是吃树皮长大的,喝的上牛奶么?”我随即附和,因为我的确是喝牛奶长大的,但我很清楚,我不能说。当然我也有底气,我的确被警卫团考察过。

“我知道你怎么想的,如果你是百分之九十九,那就不会被针对。”金恒对我说。

我说:“我是大多数人,我只是个普通人。”我的眼神变得黯淡,我只是想有自己的活法,跟去哪个单位无关,跟人多人少无关。

但是这世上谁能轻易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?所以我们几个人,非常热爱这种张口就来的正义,仿佛我们正在努力做正确的事。

他从来都能看穿我,伸着懒腰说:“你为了转移自己失落的情绪去攻击战友,你没发现么?是那个人在孤立你们。”他叹了口气,恨铁不成钢地对我说:“你们这一大坨!”

“集合了,快出去站成一坨”排长说道。我们从和他的语气里面已经听不出任何紧迫感。

我们把队列走的左歪右斜,班长们假装看不见。我们以这种方式挑衅他们,好像全程都在跟他们说:你打我呀?

我们以这种方式报复他们。

我十分尊重金恒,但是这尊重,在他看不见的前提条件下,远远小于对孤立的恐惧,我必须与大家做一样的事情,无论好坏,我不能被他们当作另类。

广场到了,我们开训动员的广场,训练的广场。

一个营的兵力被排成了一个由直角和线段组成的正方形。

营长坐的位置在台阶之上,他又对话筒吹了一口仙气。

我们现在知道了,这口气是因为他肚子里的油水太多,他被撑坏了。

通常我们只有跑步的时候会大口呼吸,他不跑步,吹口气就相当于跑过了,仿佛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,拥有了和我们一样的血性,否则,他会被我们的眼神杀的灰飞烟灭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最新小说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