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

第6章 暴雨(1 / 2)

推荐阅读:

教导员红兵走到我的饭桌前,看着我盘子里仅有的十六粒咸菜和一个泡了水的掌心大小的馒头,问我:“你们就吃这个?”

我迅速起立,斩钉截铁地回答:“是!”

他就那样盯着我的盘子,不一会儿,他的眼眶居然红了。

不知道为什么,我的鼻头也略微一酸。

他向全世界怒吼:“召开军人大会!”

随即,他便转身向楼下走去,我注意到,他的身体略微有些颤抖。

我看着金恒,他皱了一下眉头,随之眼神变得黯淡,直到咽下嘴里的馒头,才对我说:“吃饭。”

早上八点钟,大会只有一个议题,准确的来说是通知,由大会的唯一组织者也就是教导员红兵宣布:从现在开始,每人每天吃一斤肉。

胖营长瞪大了瞳孔,惊讶地挑着眉。今天教导员组织的这场会议,没有给他安排话筒。

金恒的眼神更加黯淡了,我们当然想要欢呼雀跃。

因为在开会当天,伙食就得到了极大的改善,所以一周后的我们,不仅营养充足还信心满满。就算为了这顿饭,也要努力训练,随即我们的身体素质显著地提升了一大截。

我明白了一个道理:脱离物质谈精神,就是耍流氓。

即使那物质不奢侈,但起码要有个实际点的盼头吧,哪怕是心里的。

从此,我也不再给自己画饼。

新兵营到了后期,骨干打我们的次数变少了,我们也不常蹲了。

也许他们打得自己都累了?

作为专业的人肉沙包,我们早已皮糙肉厚。

新兵们,有着十分膨胀的自信,认为自己可以用手里的茧子撬开啤酒瓶的瓶盖。

老兵们,连“酒”这个字都不想念出来,后来我知道,他们抗拒的并不是“酒”。

刚吃完早饭,天上的乌云就变成了似椭圆状的多边形。带着泥土味道的寒风毫不留情地砍在我们的脸上,最冷的却是手指,我们知道,我们又要吊单杠了。

教导员红兵最近经常出现在训练场,他背着手,缓慢地踱步。他看向我们时,眼神十分坚定,他看向机关楼时,背影极为孤单。

隔壁一排和二排的新兵裸露着上身。他们的胸肌、腹肌,都毫无保留地散发着荷尔蒙,在给单杠上的人喊加油,喊得震天响。

连长走了过来,他一向不喜欢我们的排长。

“你们三排,样样都不如一排,干啥啥不行!”连长吼着:“吃啥啥不剩!”

莫名其妙,我们三排的新兵一头雾水。

第一次在骨干们的眼神里看到了和我们一样的愤怒,他们被吐槽了,连骂都算不上。

排长仿佛用尽了全身所有的卡路里,胸腔共鸣地喊道:“集合!”

这一声集合,吓坏了隔壁赤裸着上身的几十号猛男,那个在单杠上想要创造纪录的狠人瞅准了时机,非常果断地摔了下来。

一排长喊道:“犯什么病?”

好像不用莫名其妙了。

第二天,我们了解到,一排长和连长关系极好,我们的三排长当着连长的面,和连长的宝贝一排长干过架。

“你说啥?”我们的三排长这样回应一排长。

“你们继续!”一排长对他的新兵们说,于是,摔下杠的人,在一排长的命令下,爬回了杠上,他的表情难以掩饰他的痛苦与尴尬,我们都知道的,单杠拉到力竭,一旦停下,就无法再开始了。

他们继续喊加油,但是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。他们的声势没有那么浩大了,我们的三排长讥笑地看着他们,这次他好像是赢了。但是他们的喊声在我们听来,比之前更加刺耳。不一会儿,排长解下腰带冲一排和二排走了过去。看到他解开了腰带,我的腿肚子倒是软了一下。

一排长当然不会往枪口上撞,他对一排喊道:“下雨喽~集合!回宿舍!给你们发烟!”

一排的老兵油子们随即附和道:“过年喽~”

听着他们的军歌,看着他们的队列,他们喊加油喊得响亮,军歌唱得嘹亮,荷尔蒙爆发后好像就没衰减过,我们甚至有点羡慕。

这时,我突然意识到,体能训练区我们三排包场了。

实际上,是我们被宿舍楼里正在休息的几百号新兵围观着。

下雨了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最新小说: